野犬怪

悸动

一篇架空文,设定是医生×作曲家(小饭店店主)
就是满足我个人少女心的故事,如果有人看就继续写,所以不知道是be还是he…

推荐曲目:Something--George(最好在第四段开始播放)

  他扑朔着眼帘,睫毛轻轻在脸颊铺上阴影,手中握着的笔停下了哒哒脚步,昏黄的光交杂着路人川息过往升华的闷热气浪,从落地窗间小小的缝隙跳跃成一团团的笼着这方格格不入的天地。
  他托腮看着门外火红轮日从刚掩入城市密林到再也瞧不见模样。现在,夜幕也降临了。
  他回过神才发现自己一人又枯坐晌时,用笔盖罩着的笔尾敲了两下桌子,在白纸上落下今天的日期还有一句“营业状况:不佳”,呼了一口气,长长的无奈的,然后便合上笔盖,又敲了敲桌子,这对于他来说或许有着某种仪式感。
  正打算收拾一下就离开时,门上挂着的“迎客铃”叮当作响,他抬起头,跟门外闯进的一阵晚风撞了个满怀,身上只落得一股子风铃草的清香。夜色没能透进一点光把这位罕见的客人照清,只见他缓缓朝自己走来,步子很轻,月光不知何时溜了进来,这位客人就这样披着一身月光走近。
  今天的夜晚好像比平时都要黑些,月光不起什么作用,好在走的近了,桌前一排橘黄的灯光打下来,勾勒出客人脸庞的轮廓,一点一点,他宛如在品一幅名画。的确,这位客人长得真如画中人一般,一头黑发慵懒的趴在脑袋上,额前碎发有些过长却也掩不住眉宇间那抹冷峻的神情,脸部立体尖锐的骨线显得更难以接近,但与之又有些矛盾的,一双眼睛大而明澈仿佛盛满世间所有温柔。
  他微笑着,说着:“欢迎光临。”
  想着,对面新开的花店,看来得去瞧瞧了。